小谈紫砂收藏及升值

132.jpg

紫砂壶的收藏及升值一直以来是朋友们谈的比较多的话题。从2007年以来,紫砂产业总体价值的几何级增长、受众群体的成倍扩大,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茶壶表现出的升值趋势。相对传统艺术品,紫砂的收藏可能又更复杂一些。由于目前行业内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们把姿态放的又很低,大部分人是闷声发发财,很少有以艺术家自居者。因此我的观点也是一家之言,在很多人看来可能完全是错误的。

我认为紫砂壶的收藏复杂程度主要源于权威发声太少,而不同维度的变量又太多:

泥料的稀缺性:热度的来源,Pretender(冒充)的利器

CCAV对紫砂产业数次负面的报道,每报道一次,关注紫砂的人群就增加数倍。按照道理来说,“假泥风波”、“紫砂电饭煲事件”都是很负面的报道。但每搞一次,来丁山买壶批壶订壶的人就会唰的一下增加一大批。对于这个现象,有个牛人评论说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:即几个一头雾水的编辑和记者,依托CCAV这个老百姓都爱看的电视台,发表了一些对产业边角料(是广义的边角料,又是狭义的边角料)的不成熟不严谨的观点,搞了个大新闻,竟然能让紫砂的热度提高那么多?其实丁蜀镇很多制壶人“不知道怎么贷款而全款买房子”、“提完Ghbli后立马后悔没买总裁”、“人生第一次出国我选择去济州岛旅游”、“放下明针立地成壶贩”,都应感谢央视的报道——欢迎再报导几次,让我也发发财好么。

凭啥被说坏话还能暴富,主要因为“紫砂快用完了,大家快去抢。”

直到十年后的今天,仍有很多人把三百元一捆的泥料说成一万元一捆,但进一步的具备了一些故事性:“我的泥料是在翻建蜀山古宅时大梁深处5米发现的龙血砂。”“Behold,在你面前的是,清朝紫泥。”“不贵不贵,两万一把。友情价一万二。好吧最低八千。”这让紫砂蒙上了一层魔幻现实主义色彩:一只只的人形化的掠食者,在这场围猎游戏中,编制着美妙的故事,以期对猎物进行最终的完美一击。这一切如此魔幻,超出了普通人想象力之极限,但它又在现实中发生了。同样的例子还有20元一把的灌浆壶可以卖到4000元,是为“一厂壶”。

但行业内德高望重的大师,对于其作品的评价,往往不会提及采用了何种泥料。因此,紫砂收藏时可无视泥料方面的说辞。

职称系统的BUG:职称容易分辨,难以分辨的是壶

紫砂工艺职称是类似于医生、工程师的一套从业人员等级评定系统,可能十年前还存在一些说不清的事情,时至今日已经相对很完善、很公平了。比如为了防止舞弊或偏向,壶的落款不可以使用本人的章,统一使用考试组织者随机分发的章(比如章就一个字:墨)。

对于入门或者进阶的用户来说,职称系统提供了一种可以量化、相当权威的分辨方式:五种等级,认准制壶专业,相应的职称有相应的功力和价钱。可现实往往不是按照剧本来走的。

2010年左右,研高的代工壶可以卖到10万以上;而到2017年,由于被承包、找代工的研高数量越来越多,有些研高的光素器在圈内甚至喊出2千元这种令人唏嘘的价格,可见其出货量之庞大。试问这种类型的茶壶,有收藏的价值吗?

说不得的事儿:某段时间里,紫砂大量用于财富转移

在一个特定时间段内,很多不明来历的现金被用来购买紫砂壶,毕竟用这些钱买几套房容易被查出来,存银行更危险,买黄金找地方放很麻烦,干脆就买些高价的紫砂壶。利用的也是估价不易的特点。为了让转移的效率更高,占用的空间更小,往往这些现金会购买高价壶,几十万的最受欢迎。当被盘问的时候,就说几百元买的,仿冒的。这样又避了风险,又投了资,可以说是一石二鸟。但这个行为被动哄抬了高端紫砂的市场价格。

市场吹了个大气球:一旦尝过暴富的滋味,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。

上面提到的研高或被小辈要挟,或被金钱诱惑,而放弃了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。而有追求的研高们,总有一两款代表作品,这些作品制作精美、刻绘考究、用料上乘,完全满足了一个老手对于好壶的追求。询问价格之后,“16万”,“60万”,类似数字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承受不起的。而对于制壶人来说,短短十年内自己的作品从几千变成10万甚至20万,这种自我膨胀的骄傲并不是那么容易放下。“为什么钱变得那么不好赚了呢?以前一个礼拜就能赚几十万的。”其实喝茶群体也在逐步年轻化,喜欢紫砂的人越来越多。钱依旧好赚,只不过不是以前那种印钞机式的赚法罢。但是拿得起放得下,谈何容易。面对交易的频率越来越低,有些研高选择以徒弟的名义制壶。

另外还有学习成本较高、购买渠道有限等,也使紫砂收藏变得很困难。这就不展开细说了。此外还需考虑:转手的困难性。

60万,对于一把壶来说,是一个非常高估的价格。类似于股票,市盈率高到一定程度后,就应该考虑是否减仓。可惜紫砂的减仓并没那么轻松。想要转手,难度很大,首先涉及的就是圈子:作为一个普通藏家,身边的圈子是否够大,有足够基数满足这种类型的交易。再就是信任问题:如何证明你的壶是真品?

锁定之后,一般的解决办法是专程跑一趟宜兴,在作者某种形式的见证下,完成这笔交易。但对于买家来说,如不是专门要取这把壶,只是对作者感兴趣,那么大可以跑一趟宜兴,以同样的价格请作者为自己定制一把壶,也免去了交流的麻烦以及各种风险。

目前常见的千万级紫砂藏品成交,最多的还是陈鸣远、顾景舟的作品。且不说陈鸣远,顾老的作品与其他大师的价格为何差异这么大,热度如此之高,其原因还是顾老的作品极少、且每一件作品都承载了丰富的内容和背后的故事。比如2017年12月17日在丁蜀镇紫砂宾馆拍出1600万的提璧壶,是国徽设计者高庄教授与顾老共同设计、由顾老调整制作的。据了解,目前顾老的此款作品共3把存世。以及2017年9月在新加坡拍出1600万的鹧鸪提梁,为83年顾老在上海陪妻子治疗癌症时期,寄宿于淮海中学时,天气寒冷,又听窗外传来鹧鸪叫声(鹧鸪叫素有哀伤之意),悲从中来,创作了鹧鸪提梁,共制2把。以上提到的茶壶本身具备的内涵,是现在很多大师、研高们所不具备的。所以,现在花60万买的壶,在多年后怕是很难站到这个高度。

我已得出了自己对于好壶的几点基础要求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则是“传统工艺规范”所制,即从明代流传至今、由顾老归纳成文及改良优化的慢轮全手工紫砂制作方式。这种类型的壶,是紫砂爱好者所喜爱、想要日常使用或收藏的。但由于某些行业特殊因素,导致对于用户来说购买的方式非常不友好。所以紫砂收藏,肯定不是一件阳光明媚的事。

紫砂收藏不怎么考虑工艺水平。谈得上收藏的,那工艺水平就没什么好说的。丁山做壶手艺好的匠人大有人在,但终究一辈子也只是做做而已。这就是所谓匠人的平台期,30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50岁时候仍然是什么样子。究其原因,就是为人并不讲究、作品没有内容、创作理念缺少内在逻辑。

紫砂收藏应该观察其为人。看壶先看人,这句话听起来是句废话。如果一个老师得过且过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——不太靠谱,那我认为这种人的壶,也没什么升值的空间可言的。做事没个章法,做壶大抵也没什么章法。我最喜欢讲究、鸡贼的工艺师。

紫砂收藏应该关注作品数量及风格。如果一个匠人,来多少做多少;或完全按照用户需求不假思索的照单全制,也是不可取的。毕竟数量决定了作品的稀有度,型制则决定了匠人总体的风格和追求。

紫砂收藏要研究作品的内在逻辑。一件作品的每个细节,都要禁得起推敲。比方说,为什么壶钮要撮成这个椭圆形?为什么这个流接在身筒的这个位置?为什么选用这款泥料?这条曲线为何这么处理?至少,我是说至少,他得有一套自己坚实的理论依据,不能乱来。

另外在投资周期上,紫砂收藏应该分为三类:长期、中期、短期。

长期对象:周期很长,20年以上。这种类型的工艺师,往往很年轻,从业年龄5-10年,作品要求极高,制壶工时极长。暂没什么概念可谈,以传统器型为主,选用的泥料往往非常好。单壶售价在万元以下。所制之壶常被经销商说“差口气”而被压价,类似于长线埋伏,价值投资。

中期对象:10年以内能有效果。往往是40几岁的实力派,由于一次大型、权威的比赛得到业界的好评。通常有一种特别擅长的特殊形制类作品,如方器、筋瓤器、花器。往往在一段时间之后会被游资关注而炒上一波。作者本人的长相和气质很重要。

短期对象:5年内茶壶就有升值可能。说的难听一些,身体不太好的大师、或作品即将被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大师,作品数量极少,业界首屈一指的。以朋友的身份或亲戚的身份,拿到一款低于市场价的壶,且本人承认,也是很好的收藏机会。

总体来说,长期对象变数较大,作者很有可能哐的一下不亲自做壶跑去做生产了。中期对象最好能研究一下作者的财务状况。短期嘛,重要的就是信息来源的可信度了。

另外有朋友要我推荐,绝对稳、绝对值、绝对虎的收藏。那必须是高振宇老师了。振宇老师虽没什么热度,不参加什么活动,也不接受游资合作,但是和现在丁山大部分的“大师”,不是一个层面的。他的集玉壶、掇球、德钟,肯定升值。我有个愿望,就是能拥有一把振宇老师的壶。

原文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34509312

添加新评论